季节河

  季节河

  陈友

  水草丰美的地方,都是充满诗情画意的。

  在我的居所,方圆十数里之内都无法看见一条象样的“河”,水呢都是在地下。人们吃的都是用压水方法取出的地下水,这当然也包括自来水厂的水;但只要天公作美,堰塘水肥,每年就会有一个五谷丰盈的金秋。

  有一弯不大但很长的河沟穿镇而过,那是一条季节“河”的河床。我利用晨跑的机会验证过,这条大部分地段长时间杂草丛生的沟,源头就是一眼普通的堰塘。

  每年7、8月间,经过一段时间的雷电交流,仿佛是一夜之间,这条沟就变成了一条十分壮观的河,倏忽呈现在了人们的视野。

  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?是风雨雷电的聚变描绘出了这条沟千姿百态、风神隽永的瑰丽图画?展现在人们眼前的这条河,其骄健从容,同样有着一泻千里、奔腾不竭的磅礴气势。

  雨过天晴,水或缓之去看河。那些原本野生芜杂的锯锯藤、水浆草们,一经河水的荡涤,忽然就都抖擞了精神,它们在水里“左右流之”地飘浮、游曳……清盈盈的河水又象是一双年轻的手,在舒缓地梳理她迷人的秀发。其典雅婀娜,水草牵涟,大有“水荇牵风翠带长”的意趣。

  骄阳当空,烈日炎炎去看河。两岸树荫参差,飘摇斑驳,其坻洲镶嵌,绿流委蛇,叮淙如磬玉相撞的音韵又颇有“嘈嘈切切错杂弹,大珠小珠落玉盘”的效果。

  河与水的风彩,紧紧随着雨天、晴天而起起伏伏、涨涨落落;或雄壮、或飒爽;或开阔、或逼仄;或阳刚、或阴柔……充满玄机,变化万端。河水之美不胜收,一直要持续将近三四个月呢。

  河沟蜿蜒连绵可达数十里,最终可能会注入泯江支流绵远河或某个不知道的地方。堰塘是人工掏挖的,沟床大都就地势而成,人工掏挖的痕迹也是随处可见,砂土掏翻在两边而成丘地,现在。丘地上大都生长着拙壮、茂盛的树林,生机勃勃、风光旖旎。

  靠天吃饭的先民们,开凿“河沟”自然是为了引用地下水,或饮用、或灌溉……,不期然间也培植起了沿河两岸玉带般美丽的绿色景观。那里是各种鸟儿的乐园,每一棵树都记录着鸟儿们爱的故事;同时也刻录着这方天空的风风雨雨,尘起尘落。

  更为壮观空前的是,在方圆10来里广阔的土地上到处都是这样人力掏挖出的季节河。那些被绿色丛林掩映着的一条条“河”,有些长年有水,水质冬暧夏凉,有些只有到了雨季方才有水可流、也是季节河。有些河段的河床较浅,或1米、或2米、或3米不等,有些河段的河床就较深,居然被人工掏挖到了5、6米左右。掏挖得这样深,哪里是在掏沟掏河,这分明就是在掏井。其工程量之巨,耗时之久,诸如掏砂、翻运、人力动员、施工组织等等,真是令人可歌可泣。

  原来河也是可以这样被制造出来的!

  在我的面前,那高低起伏,波涛般绵延的树林掩映着的,不仅仅是那一条条被被制造出来的季节河,同时也有居住在这里的每一户百姓。

  (作于2000年)

  赞

  (散文编辑:江南风)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管道疏通_下水道疏通网 » 季节河

赞 ()

相关推荐

最新文章

评论